? 燕风啸金陵第五十八章 新任庄主,燕风啸金陵第58章 新任庄主_武侠仙侠_小说巴士 365bet欧洲足球赛_365bet扑克导航_365bet可靠吗
小说巴士 > 燕风啸金陵 > 第五十八章 新任庄主

第五十八章 新任庄主


  纤纤叙述的很是详尽,在座的邱元靖三人听得也非常仔细,直到她讲完,大家均不禁长长叹了口气。
  沉了一会儿,邱元靖道,
  “贤侄女,贫道有一事要问你,还望你如实回答。”
  “邱前辈尽管问来,小女定知无不言。”
  纤纤的样子非常诚恳。
  邱元靖点点头,
  “好,对于柳天风,你们庄中的人有理由恨他么?”
  “这个,小女也不是能说得很准,父亲当初既然收留于他,就不应该会恨他;大师兄、虽然一直想做庄主的继任者,这个也不应该成问题,因为柳师兄早就表现出自己对这个位置没兴趣,所以对他也构不上威胁。而三师兄更是没有理由,至于四师兄么……”
  纤纤的脸上又泛过一抹红霞,
  “四师兄倒是有点儿看他不惯,因为、因为四师兄他一直、一直对小女有意,而柳师兄来了之后又和小女关系很好,所以他……”
  “他嫉妒了是吧?”
  邱元靖笑着问道。
  “是啊,”
  纤纤无奈地叹了口气,
  “可是,柳师兄对小女的感情是亲人般的手足之情,他也一直将小女当成自己的妹妹,四师兄他总是见我们在一起就不舒服……不过我想四师兄这个人性子直率、毫无城府,总不会是他……”
  “嗯,贫道明白了,”
  邱元靖又想了想,
  “那么,贫道最后再问你一件事,闻人庄主和那三个弟子知不知道柳天风和碧落宫的关系?”
  “应该不知道,因为柳师兄只和小女说过,还让我替他保密。”
  “好的,多谢贤侄女告诉了我们这些,现在事情经过已经清楚多了。”
  “那么,小女就告退了。”
  纤纤袅袅婷婷地起身拜别,邓华本想送她一送,却被制止住,大家看着她出了门、将门从外关好,一切又恢复了平静。
  “邱前辈,您看这件事……”
  毕竟邓华心中牵挂着柳天风,最终还是由他来打破宁静,急急地问着。
  邱元靖笑着摆了摆手,
  “贤侄莫急,适才纤纤姑娘所说的、听起来都是合情合理,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大致情形,那么明天见了那三兄弟,再听听他们怎么说,两下一对比,真相就算是不会完全清楚、却也应该了解的差不多了。”
  “是啊、邓华师弟,不要急,今晚好好休息、明天才有精力去和他们周旋。”
  宋云峰也相劝道。
  邓华本也是个沉稳之人,事已至此,当然不会再急躁,索性做了个既来之、则安之……
  次日一早,刚刚梳洗过,仆人便将早餐送来。
  三人边议论着这山庄服侍得倒还周到,边用过饭、喝着茶等候前面的消息。果然、没多久,有人跑来说“庄主有请”。
  听过发生的所有事情,对这位“新任庄主”兴趣自然浓得很,可是当三人来到前厅、发现站在面前的竟是个平常得令人出乎意料的人。
  “啊、晚辈不知邱掌宫驾到,没能及时拜见,真是罪过。”
  见客人来了,杨继先已抢步上前深施一礼。
  邱元靖倒还是那么悠然地摆着手,
  “贵庄主千万不要如此多礼,怎么说贵庄也是一直都与本门有所往来,过于谦卑反倒令贫道我不安了。”
  “怎么敢当、怎么敢当,”
 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,可对方一声“贵庄主”,早已令其面色通红、呼吸也立时加快,不知是激动的还是害臊的。
  “啊、对了,这两位是贫道的徒儿,都不是外人。”
  邱元靖向后指了指宋、邓二人。
  杨继先连忙随着点头,脸上洋溢着热情,
  “原来是前辈的两位高徒,真是久仰、久仰……”
  语气依旧谦和,可当其目光落在邓华身上时,眼神明显地跳跃了一下,一丝茫然、甚至是惊慌一扫而过,
  “各位快快请坐、请坐。”
  待坐下后,邱元靖也不再多加赘言,直接便问,
  “贵庄主,贫道此来一是为吊唁一下闻人庄主,二是想了解一下贵庄所发生的事情,能否请贵庄主告知。”
  “这件事么……”
  杨继先长长地叹了口气,
  “实在是我庄上家门不幸,我二师弟柳天风平日里性情散慢不羁,先师对他管教相对要严些,可能因为这个才令其心中稍荐介蒂。加之又遇上和江汉帮发生了冲突这件事,二师弟一定是以为师父不会再原谅他,在师父发现了其杀害江汉帮弟子的事实时,才挺而走险、下了杀手,其实完全是他误会了师父,试想、我们之间近十年的感情,怎么会这么容易的就破裂呢?”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  邱元靖一副了然的表情、频频点着头,
  “庄主说的是啊,出了这样的事、真是千古之憾呢。好了,我们师徒打扰得够久了,就此告辞。”
  说着,示意了一下,宋云峰和邓华也跟着起身。
  虽然诧异于对方不再追问,杨继先却也没有挽留的意思,嘴上客气了几句后、便送三人出了庄。
  远远地看着高大的庄门再次紧紧关闭,三人的心情真是难以名状。
  “邱前辈,我们真的就这么回去了?”
  邓华看起来是极其不甘心,几乎是咬着牙关问出这句话。
  邱元靖看了看他忍不住笑出了声,
  “当然不是了,老道我只是看从那个杨继先嘴里也问不出什么了,才故意说要离开。”
  “那么、前辈,具您看杨继先这个人……”
  宋云峰也扭过头询问着。
  邱元靖冷笑一声,
  “别的先不说,只说他这个人、不但已经知道了柳天风与你们碧落宫的关系,而且还认识邓华。”
  “是吗?可晚辈并不曾见过他。”
  邓华有些吃惊。
  “你不曾见过他,并不等于他不曾见过你,你们看他刚见贫道时是一个态度,可见到邓华你后完全又是一个态度,根本没讲述经过,而是一味地强调柳天风如何如何地误会,庄上如何如何地没有对不起他。如果是面对武当的人,应该直说柳天风怎么行凶就好了,何苦一副怕对方找他算帐、一个劲儿地推卸责任的样子。”
  说着,邱元靖抬头看了看天色,又掸了掸道袍,
  “好了,我们还是找个地方住下,等晚上再来看看。”